变回咸鱼的萍佑

型月闪吹南丁吹(雾)
主吃月球cp沉迷all闪
拉二闪言金士金汪闪什么的都尽管来吧ww
其他cp的话锤基奥尤什么的也很美味w
咸鱼一条偶尔诈尸填个坑产产粮

爱学习的老张

#赶出来的817段子,小学生文笔
#瓶邪
#他们属于三叔ooc属于我
#热爱学习的老张
今年是张起灵回家的第三年了。
吴邪推开门,却看到了几乎让他怀疑自己鼻子是不是没治好。
那个闷油瓶——居然在抱着他的手机?
吴邪的手机并不是没有密码,只不过这密码几乎周围人都知道。
好奇的轻手轻脚走过去,想看看这家伙在看些什么,只不过着点伎俩怎么可能瞒得过这位大神呢?几乎是眨眼间,锁屏复位一气呵成。要不是吴邪对自己的视力还比较有自信,都快相信刚才无事发生了。
尴尬的笑了笑,看向对方
“小哥,干嘛呢?”
“没。”
毫无破绽。
话倒是一如既往的简洁,只不过——小哥你在骗谁啊!
这么多年了,这闷油瓶演戏的本事还真是一点不减啊。
露出了一个想翻白眼又忍住没翻的表情,有些僵硬的笑了笑。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的气氛,好在闷油瓶率先开口打破了几乎要凝固的空气。
虽说这理由有点牵强吧。
“我去上卫生间。”
吴邪甚至第一次在张起灵身上看到了带有一丝逃跑的意味。
平日里这件事也行就够他震惊一阵了,但现在似乎还有更让他好奇的事。
几乎是小哥前脚刚离开,吴邪后脚就打开了手机,熟练的输入“0817”后手机被解锁。
之后的界面也许可以载入到他一生里见到最神奇的东西之一了。
打开手机后出现的是浏览器界面,浏览记录里明晃晃的几个大字晃的吴邪几乎不知要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
“闷油瓶是谁”
“为什么吴邪是卤蛋”
“稻米是什么”
“雪落长白十三载”
“第十三年”

#拉二221生贺
人物属于月球,ooc属于时臣(划掉)属于我,文很渣慎入_(:з」∠)_
拉二闪确定关系后设定,宅闪设定有介意慎

1.
英雄王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

那个橙发小姑娘已经偷偷摸摸跟在自己身后很久了,虽然本想当做没看到——毕竟那家伙人畜无害也绝对不会对自己不利,但总归还是有点碍眼。
“喂,杂修。给本王出来。”
“噫——!?被被被发现了吗!”像被吓到了一样,咕哒子慢慢的从角落里挪了出来。
“哼,”吉尔伽美什不屑的瞟了对方一眼“你是有多小看本王?说吧杂修,跟着本王到底有什么意图。”
“其实...”

2.
英雄王感觉事情更不对劲了。

“他的生日?哼,关本王何事?”
对着咕哒子这么说完,高傲的王者就转身离开了。但没走几步,便感觉到了有些不对——
为什么要和本王说这件事?要说自己和那个太阳的确实已经确定关系了,但这件事应该是没几人知道的——这个小姑娘是怎么知道的?
啧,现在也不能回去再质问她了...原因?这样岂不是显得本王很没面子?

3.
“呦,黄金的!”
缘,妙不可言。
刚在走廊里乱逛了一会,就偏偏撞上了事主。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阳的啊今天天气不错啊再见。”
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随便胡诌了一顿吉尔伽美什便快步离开了。
不对,本王为什么要躲着他啊?
而另一旁的拉美西斯二世则更加凌乱了
“?????”

4.
而结果就是英雄王大人一整天都没有出自己的房间。或者说,在房间里玩了一整天的赛车游戏。
到了晚上,吉尔伽美什打算出去看看的时候,房间门却开了。
“黄金的你果然在这里。”
“你来干什么?”
少有的没有回答英雄王的问题,法老径直走到了对方身边。
“还真是有点吓到余了,那小姑娘居然给余准备了个生日宴会——说起来,黄金的你今天躲着余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吧?”
听了这话,英雄王的表情出现几分不屑,开口说到
“哼,怎么可能,本王——唔......”
然而话还未说完,嘴唇便被堵住,
“你干什么!?”英雄王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怒火。如果是之前的他,大概已经打开王财了吧。
“黄金的,你在怕什么?”
而即使如此,明显占据优势的法老王又像故意一般勾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是在怕御主知道我们的关系?还是怕余?”
听到这话,吉尔伽美什愣了一下,却反而收起了愤怒的表情,转而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愚蠢,本王怎么可能会因这等小事而畏惧。只不过..”
话说到一半,突然出其不意的勾住了对方的脖子,将人拉到面前,吻了上去。一吻过后,英雄王的脸上带了些许暧昧的笑意
“ 本王怎么会跟那些杂修一样——本王的奖励,可以要自己来取的。”

5.
全场最佳——拜托达芬奇亲在寝室装摄像头的咕哒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急刹车x(顶锅盖跑

男子迦勒底御主的日常

卧槽之前那个手滑误删了气
从新发下
男子迦勒底御主的日常
标题捏他自男子高中生的日常x
出了闪闪还愿填坑!!!
cp为王厨咕哒x闪闪!!有all闪倾向慎
0.
“这御主...今天是怎么了......”被喂了不知多少个苹果的征服王少有的露出疲态,“这么多种火别说是一个英灵了,十个都用不完啊。”
“余也这么想,”拉美西斯二世也少有的没有发出[呵呵哈哈哈哈哈]魔性的笑声,扶着那根法老棒棒糖在一旁站着“用盾的小姑娘,御主今天是准备召唤哪个勇者吗?”
“啊..今天前辈好像要召唤英雄王。”

1.
提问——英雄王被召唤到迦勒底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应该是什么?
回答——「前辈,前辈晕倒了!!医疗部!!!」「杀菌!消毒!紧急治疗!」「啊啊啊啊南丁格尔小姐请住手,前辈他快没气了啊!!!」「......」

2.
是的,综上所述,那个名为吉尔伽美什的乌鲁克之王,人类最古英雄王,那位闪耀着金光的王被召唤来后迎来的并不是「为王的诞生献上礼炮」而是一片可以用混乱来形容的场景。
好在在王开宝具把迦勒底炸了之前,被插在圣遗物槽里的恩奇都阻止了他。
但是这并不代表金光闪闪的王陛下不会让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于是就出现了一个黑发少年跪在一间房间门口哀嚎了一整天的场景。

3.
——「陛下我错了啊!!我罪该万死啊我不该这么激动啊!!我错了我不该直视您不该企图与您搭话不该称呼您的名字所以都是我的错我很抱歉对不起请原谅我我是万错之源!!请您开门好不好,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陛下您开门好不好啊.....」
在写着“吉尔伽美什”名字的房间门前已经哭着跪了三个小时的黑发少年哭丧着一副脸,毕竟过了这么久,里面居然还没有人回应。看来这位英雄王这次是确确实实的生气了。
就在藤丸立香打算再一次学习飞哥进行幻想抱歉(伪)时,声后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了。
「呵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作为一个杂种还挺有趣的。嘛,看在你如此取悦本王的份上,原谅你们不敬。」
「!?」极为熟悉的声音令立香有些僵硬的转过头去,随即被吓得不知说什么「您您您您您..我我我我我我我....那个....」
见到自己的御主这副样子,吉尔伽美什皱了皱眉「杂种,不管怎么说既然作为本王的召唤者,就给本王有点样子。」
「是,是!!」
「本王只不过是去巡视一下,看看你们这个叫做迦勒底的寒酸地方到底长什么样。」

4.
“英雄王大人!请用!!”
吉尔伽美什看着一堆被堆在面前的金色种火,不知该作何表情。
对于异常勤奋的召唤者这位王本是还算满意的。
但是...他不是那个骑士王小姑娘,可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啊。这么多种火,怎么说都是有些——吃撑了。
虽说心里这么想,英雄王却没有表现出来,毕竟,王就要有王的气势才行。
“哼,你先退下吧,本王自己会用的。”
“...?那..好吧,陛下那我先出去了!”虽然带着些疑问,但“闪厨•痴汉•王即正义•咕哒君”还是乖乖听了话。
“啧,真是麻烦。”等藤丸立香刚出去便打开了王财,将一堆种火丢了进去。

一御主我饮酒醉!!

#大量怨念慎入
再一次沉船池的产物
填词,一人我饮酒醉改编_(:з」∠)_
all闪党大失败,家里的红a汪酱拉二切嗣咕哒君我对不起你们啊quqqqq
一人我饮酒醉
两个闪闪一起睡
醒来血赚不亏
只求他日不被怼
老崔他轻抚琴
孔明他加班勤
我为了老婆 下了决心 一氪千百金
说闪闪我痴汉笑 杂修大法太美妙
我脸黑无解 寻妻心切 信了错玄学
我弃了肝 抛了发
为了闪闪无牵挂
次次沉船成神话
天天修仙已脱发
脸黑至此无人陪
他人都不如此非
累死累活为了谁
能爱几回恨几回
弃了肝 抛了发
为了闪闪无牵挂
次次沉船成神话
天天修仙已脱发
脸黑至此无人陪
他人都不如此非
累死累活为了谁
能爱几回恨几回

一周年贺文 今天的迦勒底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

居然写续了x
很不正经的全员演员设定(
医生和所罗门非同个人格设定
大概欢乐治愈向
因为复刻和幕间而出现的脑洞
2.
虽然再怎么不可以但是表面上还是要意思意思庆祝一下的——只不过气氛有些奇怪罢了;乍一看上去还像个庆典会不过内容上则更像公司年终总结。
“咳咳,今年的成果还算是不错的,”咕哒子清了清嗓子,用自以为郑重其事的语气说到“首先值得庆祝的是,在这一年里迦勒底成功新增了许多从者!虽然是第一年不应该用新增但是实在找不到别的词了!”
——啪叽啪叽,敷衍的掌声。
“其次,带大整个迦勒底的南丁格尔小姐顺利升为了100级!相信在南丁小姐的努力下大家的病症将会得到更好的根治!”
——啪叽啪叽啪叽,带着恐惧意味的掌声。
顺便一提,硬要说原因的话,大概是「这一刻,英灵们又想起了被护士长强制治疗所支配的恐惧」吧。
“然后,紧随其后的切嗣爸爸也顺利满破了!虽然甩锅技能还没有升满但是相信在新的一年里,一定可以达到满级的!这不是一个flag!”
“前辈,好像立了一个双重flag呢(小声)”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有些幸灾乐祸的掌声。
“最后,恭喜罗曼医生离便当又近了一步,可喜可贺!”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热烈的掌声。
“喂!所以说为什么偏偏说到我是这么热烈的掌声了吧——你们也表现的太明显了吧!”一根粉橙色的呆毛炸了起来“而且说好的只是配合黑幕演一下而已的吧;咕哒子你们就这么希望医生我消失吗!唔啊——早知道就不接那场了...本来想着在复刻活动和幕间里露脸怎么都能看出来是演的吧,没想到所有人都当真了......”罗曼医生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甚至连头上的那绺呆毛都垂了下来。
“别这么说嘛,医生,”橙发少女走过去拍了拍医生的肩,安慰道“毕竟你那场也是很重要的剧情之一嘛,而且再说了——和隔壁所罗门比起来已经很幸运了,至少还是很多人因为你伤心欲绝什么的呢,所罗门就不一样了,存在感低就不说了还被人追着黑,粉丝基本还都是控颜的。”
“前辈所罗门先生还在这里呢...诶诶所罗门先生您别哭啊前辈她没有恶意的、真的!!”

一周年贺文 今天的迦勒底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

说是一周年贺文其实是flag产物_(:з」∠)_
占tag歉,作者大量怨念慎入(。
并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1.
今天的迦勒底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不过和平日相比不同的是,在迦勒底的所有从者都聚在了一个屋子里。毕竟迦勒底资金也不怎么多,本就不大的房间里塞了这么多从者不禁显得有些拥挤。
“所以说就因为这个「一周年」的活动把我叫到这里吗?”蓝发少年带着些许不满的语句飘了过来“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刷点材料给我找点梗啊找点梗!”
“也不是不想去刷的啊..”被训斥的橙发少女显得有点委屈“毕竟体力不足什么的才是万恶之源!所以说黑幕为什么设置一个精力限制机制!还命名为行动力这么一来不就显得是因为我没干劲才刷不了套料的吗!明摆着是把锅甩到我身上了啊!!”一打开就停不下来的怨念发泄了出来,似乎都快具象化了。
马修连忙制止了少女的话安慰道:“前辈..冷静一下,虽然确实是有些不方便不过大概黑幕就是怕前辈太过专心导致劳累过度才设置的这个机制吧?”
“虽然这么说不过果然还是骗氪的手段而已吧...”
“呜哇!好像说出了什么不能说的东西,快停下前辈!”
“还有这个所谓的一周年也是吧绝对是吧怎么看都是吧!从第一天开始玩的肝神绝对不是大多数,所以果然还只是个幌子吧!”
“前辈...”
被粉发少女一脸欲哭无泪的注视着,咕哒子却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嘛,不过还是送了点东西过来,啊哈哈幸好我不是那么容易被骗氪的人这次也算是占了点黑幕的便宜...”
话还没说完,一道目光看了过来,是上次福袋里被召唤出来的狂王库丘林。
“呃..应该不是?”
又一道目光,是上次往拉二池里丢了180颗石头却没被召唤出来最后还是找黑幕换了76颗石头才出来的太阳王。
“大概...”
不出意外的又一道,管理商店的达芬奇亲笑眯眯的看了过来。
“呜哇..我是还不行吗!”最终还是被打败的橙发少女哭丧着脸。
果然还是当事人的说服力比较大,马修默默的想着。